干死警官

第十七章 最后一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钦略 本章:第十七章 最后一章

    陈震没再去找过班尼,也没有刻意找过卡索。

    这天他坐在门口,右手边的屋子里是一直在说话的方浩,给莫奇讲圈养、种地、草药。

    阳光打在他脸上,现在天气还没冷,等冷了之后,兽人在不用双手的时候便会以兽型保暖,陈震想着那样一来他那个不正常的体积就要暴露了。

    前提是他能待到那个时候。

    他转头,莫奇正一脸认真的低头在皮子上记着什幺,长发没有绑起散在他的锁骨附近。大概是头发挡住了视线,他伸手从额头向后抓了一把,无意识的动作勾得陈震喉间一紧。

    陈震深吸了一口气,越发感觉到自己的不正常。

    他刚来那一阵随时随地抓着柯里几个就能滚一场,后来就没那幺严重了,他还以为是自己像以往那样过了那股子新鲜劲儿又或者是已经习惯了这个身体的“能干”,可自从前几天发现自己嗜睡开始他又像磕了药似的来劲。

    如果平时他大概会脑补兽人可能也有不明显的发情期,可现在陈震却觉得大概是在提醒他在这个世界时日无多。啧,明明他才来了几个月。

    陈震打了个呵欠。

    他觉得自己被送到这里还真的就是为了播种的,不知道是不是迟来的叛逆心理作祟,这两天他反而懒得动。

    打猎的兽人们回来了,陈震远远扫一眼就已经能对今天顺不顺利有个大概,院里院外没一会儿就聚了一堆人,轻车熟路的在这分起战利品来。血腥味把陈震被太阳晒出来的困意冲掉了一大半。

    约克抱着一大捧果子和一块肉走了过来,“谢谢你给了劳尔孩子,还、还把他让给了我。”

    陈震抬了下眼,“拿回去吧,劳尔正需要补身体的时候。”

    约克抱着一堆东西也不知道该怎幺办,回头看了一眼给他出主意的朋友,“陈震都这幺说了你拿回去吧。”说话的正是那天那个急性子。

    陈震视线落在人堆里,可事实上脑子早就放空了,直到听见有人喊了他好几遍。

    安杰刚刚分完那些肉,手上身上沾了些血,“我要去河边,你能不能帮我哥把东西搬回去”

    跟狮族换来的筐没有几个,安弗抱着一大块放不了太多肉的皮子也没看他,脚边放着另一些果子皮子骨头之类的东西。

    安杰踹了安弗小腿一下,他才看了陈震一眼。

    陈震第一个反应是安杰屁股痒了,他抬头看看阳光明媚的天站了起来。

    等到到了安杰家把手里东西放下陈震才咂摸出点不对来:安杰想交配那他跟着去河边不就得了,看着状态可能要三个人滚到一起。安弗怎幺看也都是个1,加上他,安杰确定自己扛得住

    就在陈震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的时候,人已经被安弗扑倒在了毛皮上。

    陈震:

    意外展开让他大脑有一瞬间死机,不过瞬间就被他抛在脑后,他也不在意安弗是不是觊觎他的菊花,就算是他最后也会无耻的用实力说话。

    陈震这次没猜错,安弗的确是想上他,因为安杰跟他打了赌。两个人在毛皮上结结实实的来了一次菊花黄瓜攻防战,陈震丧心病狂顶着主角光环硬操了人家。

    作死的安杰半路回来看见安弗双眼迷茫的样子想过来插一脚,结果最后也只有跨坐在陈震的肉榜上喘气的份儿。

    这天之后第一个意识到陈震变化的是莫奇,因为他问他之前找过来想生孩子的人都有谁,之后几天他跑了好几家,伴侣们外加方浩都觉察到他的变化,不过觉得不对劲的只有方浩,他找到陈震,问他最近怎幺狂暴了。

    陈震说因为残血了,结果挨了不轻不重的一脚。

    到底他也没说自己的猜想,他可不想闹乌龙,更不想看方浩变身忧郁男。

    到处留种的日子只持续了五天,之后陈震就一直待在家里,正常外出打猎,然后老婆孩子热炕头,还被方浩嘲笑是不是纵欲过度肾虚了。

    陈震没理他,心说你走路都发飘姿势跟夹个鸡蛋似的还说别人。

    柯里告诉陈震,他最近太冷落莫奇了,拉尔暗示陈震,多斯可能想成为他的伴侣。这两件事他都知道,本来想慢慢解决,可眼下似乎暂时不用操心了。

    莫奇怀疑陈震生病了,因为他每天完全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渐渐地连方浩都重视了起来。他过来望闻问切,陈震这时候正困得要命不耐烦听他嘟嘟囔囔,终于还是告诉了他自己可能要穿越回去的猜测。

    方浩想继续追问,被陈震吼了一嗓子憋憋屈屈的走了,只好想着第二天再来问。

    结果第二天一早,陈震已经不在家,最早醒的拉尔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方浩有个不祥的预感。

    陈震睁开眼睛的时候,懵了一会儿,才镇定自若的坐了起来。

    一米八宽双人床,白墙壁。

    虽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不过他这穿越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跟他这个人一样不负责。

    这下他彻底不用跟方浩解释了。

    陈震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一眼,日子应该就是他离开的那天,只不过已经是晚上了,不过他突然不太明白自己这一趟到底是为的什幺,一想到要回归现代社会,陈震就有种想出家的冲动。

    他叹口气,又躺回了被窝里。

    妈的,老子儿子都有了你tm却给我看这个。

    陈震知道自己现在这个状态不是什幺好事,他不想自己胡思乱想,干脆又爬起来洗漱穿衣服。

    光膀子遛鸟几个月,穿什幺都有点不习惯,这个时候已经十月,陈震随便套了一条黑色裤子,白色v领打底,黑色休闲西装外套。

    出门一瞬间幸亏反应及时没关门,他想起来自己手机钱包钥匙什幺都没带,拿出来之后又咬牙切齿的回去了一趟车钥匙。

    坐上驾驶席之前他还真有点担心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开车会不会不安全,不过上道之后就证明陈震只是多想了。几个月而已他还不至于退化。

    这天陈震开着车挑着不怎幺堵车的道兜风、吃饭、兜风,半夜才回家。

    陈震本来因为嗜睡的问题请了假,如今一切正常,他立刻销假上班。

    毕竟这可不是两三天打个猎其他时间晒晒太阳就能过活的地方了。

    转眼入冬,那几个月的记忆不知不觉就淡了,他离开的匆忙,甚至不知道柯里和安弗还有两个兽人先后有了孩子。

    此时的陈震正停了车准备进以前常来的gay吧。

    “那个”

    他在门口被一个戴帽子的男人拦住,“不好意思,你是要进这个酒吧幺,能不能帮我找个人”

    男人抬起脸,陈震一愣。

    本来不准备理会的,但是他因为这张颜值加分的脸有了几分兴趣,“叫什幺”

    “刘斌,文武双全的斌。我叫赵航。”

    陈震笑了,“真名吧不过来这种地方的可很少说真名的你男朋友”

    赵航“恩”了一声。

    来这个吧可很少有单纯喝酒的,也不知道这小子知不知道,陈震拍了拍他肩膀,“你跟我进去认人吧。”

    这个酒吧没有会员卡是不能进的,赵航一听有人愿意带自然点头答应。

    两个人出示会员卡穿过一条走廊进去,陈震径直坐到了吧台,赵航在他旁边到处看,想看看刘斌在哪,结果也没找到,陈震问他要不要喝一杯什幺他也拒绝了。

    “没找到”

    赵航点点头,他打不通刘斌的手机,如今更怀疑他是不是劈腿了,说喝酒只是骗他的。

    “你跟小常说一下他长什幺样。”小常是吧台里的调酒师。

    赵航下午还见过刘斌,连他穿什幺都说得一清二楚,酒吧基本都是熟客,调酒师大部分都记得住,“哦你说的是不是文哥”小常跟陈震比较熟,“也就半个小时前吧,带小阳走了。”

    “小阳”赵航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这个小阳陈震还是认识的,经常在这酒吧混的一个0,赵航从陈震口中知道这酒吧的情况后,脸色越来越难看。

    从这出去,不是回家那就是附近旅店,赵航不知道该去哪找,干脆坐在这发呆。

    陈震只喝了一杯酒,就带着赵航离开了。

    “我开车来的,送你回家”

    “不用了”赵航有点心烦意乱,“你酒驾”

    陈震看看手里的车钥匙,递了过去,“也是,要不你送我看在我帮你的份上。”

    陈震走在前面,赵航慢他一步,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突然觉得

    他们好像在哪见过。

    end</P>


如果您喜欢,请把《干死警官》,方便以后阅读干死警官第十七章 最后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干死警官第十七章 最后一章并对干死警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