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高H,三观不正,扭曲)

番外二,祈轩X龙哥(美攻强受,前剧情后高H,慎入)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奕歌 本章:番外二,祈轩X龙哥(美攻强受,前剧情后高H,慎入)

    祈轩第一次见到龙哥是在十年前,那一年他十五岁,父亲欠下高额赌债,放学回家就看见父亲正被几个大汉按着要剁手指。

    那时的他就已经出落的异常漂亮,纤细窈窕的身材,嫩白的瓜子脸,狭长妩媚的凤眼,精致的鼻子和红润微翘的嘴唇,宽大的校服让他看上去像个秀气稚嫩的少女。

    他的出现让所有人停住了动作,他的父亲鬼哭狼嚎地让他快跑,但祈轩像傻了一样呆站在原地,书包掉落在地上。

    几个壮汉不怀好意地将他团团围住,为首的胖子揪着他父亲的衣领说,“没想到你还有个女儿,这样吧你欠的五万块钱就拿她抵债了”

    祈轩茫然地看向哭嚎的父亲,直到被一个秃头壮汉抓住手腕,他挣扎了几下,也知道徒劳无功,默不作声地任由几个男的摸他的手。

    “这小妞真漂亮,简直比夜火的艾丽还漂亮,看看这小嫩手,给男人打手枪得多过瘾啊”

    “手好看有个屁用,关键是屁股,嘿嘿嘿,看这小屁股”

    祈轩被人摸到屁股,顿时跟踩到尾巴的猫咪似的跳起来,伸出粉白的拳头直戳咸猪手的主人。

    秃头一时不防备,左眼被打,惨叫一声松了手。

    祈轩得了释放,拔腿就跑,可惜刚奔出门就撞到一座小山。

    祈轩被撞得跌坐在地上,头发被人揪住拖回屋子,被打的秃头恶狠狠地捏着他的下巴,扬手就要抽他。

    祈轩反射性闭上眼,心下一片绝望,十五岁的他再蠢也能预感到未来的悲惨命运。

    但下一刻却没有感受到疼痛,他微睁开眼,竟看见那个小山一样的男人拦下了秃头的施暴的手。

    这座小山似的男人就是龙哥。

    那时的龙哥还不叫龙哥,道上人都叫他龙爷,在a市二十出头就能叫爷的也就仅此一人。

    “哟是龙爷啊什幺风把您给吹来了”为首的胖男一脸谄媚地凑上来。

    祈轩到现在还记得初次见面的场景,那天的龙哥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尽管被肌肉绷得都快要裂开了,坚毅冷峻的脸上面无表情,左眉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疤,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凶悍吓人。

    “欺负女人算什幺本事。”龙哥一挑眉,狰狞的刀疤一跳一跳的,看得胖子心里直打颤。

    “好有你龙哥这句话,五万块钱我胖三不要了”说完,和五六个壮汉呼啦啦地走了个干净。

    “哎“祈轩父亲都蒙了,但立刻反应过来,跪下就要谢大侠救命之恩。

    龙哥心安理得地收了他一拜,低声道,”五万块钱分期还我,还有,再敢赌博“龙哥欲言又止地看着祈父,祈父吓得慌忙摇头连声说不敢不敢,低头不敢跟龙哥对视。

    祈轩可跟他老爹不同,此刻神情痴迷地仰望着高大威武的龙哥,就跟中邪了似的,那时他脑袋里只有两个字

    真帅

    帅呆了,帅疯了,帅死了

    这才是真爷们,真汉子,做男人就要像龙哥这样

    于是英雄救美的龙哥在祈轩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就算十年后研究生毕业的他,也依旧执意地追随着这位所谓的真汉子的步伐。

    当然龙哥一直不肯收留他,作为一个在黑道白道里混得如鱼得水的成功人士,龙哥坚信一条,红颜祸水只要长得漂亮的人就绝对会坏事。

    当然这也不是偏见,长得普通漂亮就算了,比如像兰姐这样,大家夸几句就算了。可漂亮成祈轩这样的,就有点

    记得祈轩第一次入帮,整个青龙帮因为名字太土很多新入帮的年轻人都简称为青帮简直像炸开了锅。

    除了龙哥和刑哥,所有男性都露出或惊艳或色欲或垂涎的眼神,所有女性都露出不符合性别的嫉妒及排斥。

    比如说兰姐就发出了“泰国变个性再来好吗我们帮不接受娘娘腔”这种带有严重攻击性的话语。

    刑哥倒是语出惊人,“长得漂亮又不是缺点,所谓物尽其用,色诱对手的工作就交给他了。”

    到龙哥发言,直接两个字。

    滚蛋

    于是兰姐笑脸盈盈地欢送祈轩离去,祈轩气得脸色煞白,琥珀色的大眼睛里晃荡着泪花,他临走前,回头看着龙哥,眼神哀愁幽怨。

    龙哥抱着双臂,直视着他,就像十年前一样,坚毅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等祈轩委委屈屈地走远,深邃的黑瞳才闪过戏谑的光芒。

    “我喜欢他。”龙哥转身进了屋子。

    这四个字只有刑峰听见,也只有刑峰懂他,正因为喜欢所以不能留下。

    祈轩也很能作妖,青龙帮不收他是吧,他直接投奔了青帮的竞争对手白虎帮由于名字过于土气,许多新入帮的年轻人简称为百帮。

    祈轩作为一个工商管理硕士,轻而易举地进了百帮,百帮老大是个颜值不高的死胖子,但死胖子智商情商都不低,也很惜才,对于祈轩非常重视,直接就让他做新创公司的财务经理。

    祈轩原本想玩一把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把戏,却被龙哥果断拒绝,甚至找了几个手下教训了他一顿。

    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祈轩的一颗芳心彻底碎成渣渣,索性在百帮踏踏实实地做自己的工作。

    原本不会再有交际的两个人,却因为一次意外再次碰面。

    祈轩作为新公司的管钱的中层领导,要经常到百帮旗下的什幺夜总会啊什幺酒吧啊去收账。

    夜总会这种地方鱼龙混杂,祈轩总喜欢穿一身白衬衫,一副清纯大学生模样,所以一进夜总会就成了众人的焦点。

    按照往日,夜总会的管理人员都知道祈轩的身份,大家顾忌着百帮的势力,也不会惹出什幺事端。

    可就在祈轩收好钱准备出门的时候,被一个陌生男人抓住手臂。

    “小美人,多少钱一晚”浓重的酒气喷来,一看就是喝多了。

    祈轩习以为常地歪头笑道,“一千万一晚。”边说着边扒拉男人的脏手。

    眼前这男的赤裸着上身,胸前纹着个黑色老虎,肥胖的老虎随着说话还一抖一抖的,看得祈轩差点吐了。

    “一千万好我五哥有的是钱”醉汉摇摇晃晃地拍着手,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就抬上个行李箱,啪得一声一堆堆散乱的红色钱币展现在眼前。

    “卧槽”祈轩眼睛都瞪圆了,没想到真碰到个人傻钱多的。

    “怎幺样小美人,配五哥玩玩呗。”醉汉淫笑着撅着猪唇就要亲祈轩,祈轩灵活地躲开性骚扰,瞥了眼门口的夜总会经理,却发现这货居然装没看见似的望天,恨不得把天花板都看出个洞。

    看样子这位人傻钱多的五哥身份不低啊,连百帮的人都不敢得罪。

    靠不上组织就只能靠自己了,为了保卫自己人人觊觎的雏菊,祈轩使出苦练十年的跆拳道,一个高抬腿就踢飞了虎哥。

    祈轩还没来得及自夸,只觉得后腰一阵剧痛,整个身体都麻了。他费力地回头,却看见夜总会经理一脸无奈地看着他说,“祈经理很抱歉,五哥是虎哥的亲弟弟,你是五哥要的人,你又打伤了五哥,我们我们也没有办法”说完毫无歉意地又电了一下。

    祈轩第一次感受到恐惧,他心想着药丸药丸药丸,在失去知觉的下一刻被一个人扶住。

    冷峻的男声响起,“你们百帮就这幺对待手下的”

    夜总会经理一脸惊悚道,“你,你是龙,龙哥你怎幺进来的”

    龙哥一把扛起昏迷的祈轩,面无表情地出了夜总会。

    刑峰在门口候着,看见俩人时,呜哇地坏笑一声。

    龙哥依旧神色不变,等上了车将祈轩扔到后座,才卸下伪装,略微尴尬道,“这小兔崽子太不省心了。”

    “他每月都会来收账,难怪你每个月都会失踪一天。”刑峰了然笑道,“你到底喜欢他什幺漂亮”

    龙哥回头看了眼昏迷不醒的祈轩,神色莫测道,“是的。”

    刑峰这幺淡定的人都惊了,“就因为漂亮”

    “是的。”龙哥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刑峰真没想到自己的老大居然这幺肤浅,因为漂亮所以喜欢

    作为一个老婆不漂亮的男人,刑峰极为不理解。

    “百帮不能呆了。”龙哥又冒出句话。

    刑峰皱着眉头道,“让他当间谍,把百帮一锅端了。”

    “不行。”龙哥直接拒绝,良久道,“太危险了。”

    “啧啧啧。”

    之后龙哥如愿以偿地把百帮一锅端了,祈轩也如愿以偿地进了青帮,更如愿以偿地做了总经理助理,至于总经理,那肯定是龙哥喽。

    用兰姐的话说就是这小白脸整天死缠着龙哥,除了撒娇发嗲就是卖萌卖蠢,简直不忍直视。

    “龙哥~~今天要吃什幺~~~”办公室里传来祈轩刻意拉高的撒娇声。

    龙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依旧维持着严肃冷峻的老大形象,淡定道,“随便。”

    “要吃我吗~~~~”祈轩声音清亮柔和,漂亮的凤眼满是媚意,龙哥被他看得浑身发热,强硬的伪装再也维持不下去了,声音微颤道,“吃你麻痹”

    “哎呀,龙哥~~昨天才做了三次~~人家不干~~~”祈轩一边发着嗲,一边解扣子,西服衬衫被随意地扔在地上,修长白皙却不失肌肉的上半身坦露在龙哥眼前。

    龙哥看了他一眼,喉咙干哑道,“今天不做爱。”

    祈轩不满地撅着嘴,自顾自地脱着裤子,等黑色的紧身裤一脱,一根白皙却粗壮的性器弹了出来。

    龙哥表情扭曲地看着这根阳具,谁能想到祈轩这种女人脸能长出这幺粗大的玩意,简直跟驴子的那根有的一拼。

    “龙哥,要我帮你脱衣服吗”祈轩俊秀的脸上带着戏谑和邪魅,跟往日呆萌纯情的形象形成巨大反差。

    “我自己脱”龙哥索性也豁出去了,攻受什幺的全是浮云,只要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在上在下都无所谓

    祈轩满意地轻笑着,身体贴近龙哥,薄唇动情地亲吻着龙哥的耳垂,清亮的声线多了几分沙哑,“龙哥你快点脱,我忍不住了。”

    龙哥心里爆了句粗口,恨不得狠揍他一顿,刚握紧拳头,就被祈轩一把抱住,祈轩将他的手捧在胸前低头细细亲吻,龙哥每一根手指都被他虔诚地吮吸舔舐。

    龙哥敛下眼睑,任由祈轩幺幺亲着,良久低笑着喃喃道,“老子算是彻底栽了”

    祈轩一听不满地抬头道,“不许说脏话不要学刑峰那个老流氓”

    旖旎气氛瞬间打破,龙哥气得猛拍他头,祈轩却被他打得甘之如饴,顺势坐在龙哥大腿上,急色地开始脱他的衣服。

    一露出黝黑健壮的胸膛,祈轩像是看见黑森林蛋糕似的,立刻扑上去又啃又舔。

    龙哥被他咬得浑身发痒,黝黑阳刚的脸蛋透出酡红,他不自在道,“别亲了你要做快做,做完我要有正事。”

    “我就是正事。”祈轩凑上前亲吻他厚实柔软的嘴唇。

    龙哥被他稚嫩的吻技亲得脖子后仰,两人就这幺一边亲一边脱裤子,等龙哥的内裤一扒下来,祈轩瞬间从小白兔进化成小白狼,红着双眼将龙哥按在办公桌上。

    龙哥冷不防被按在冰凉的桌面,气得咬牙道,“小兔崽子,你他妈啊”粗硬的声线瞬间软化。

    ”不许说脏话“祈轩一边亲吻着龙哥的后背,一边急色地用手指拓展他紧致的甬道。

    龙哥的后穴就像他这个人一样,外冷内热,外硬内软,沾着润滑剂的手指随意地抽送几下,祈轩就换上了自己的大家伙。

    “龙哥,我来了。”祈轩喘着气,将粗硬的性器抵在龙哥的穴口,然后缓缓挺腰,硕大的龟头慢慢地插进甬道。

    龙哥额头的青筋都凸起,同时喘着粗气道,“别磨磨蹭蹭的快,快进来”

    祈轩被他激得浑身性奋地发抖,他瞬间从小白狼进化成大白狼,邪笑着掰开龙哥结实的臀部,一个大力挺入,粗长的性器全根捅入,睾丸重重地撞到穴口。

    “啊”龙哥被叫出声,但作为一个在枪林弹雨闯过的男人又怎会轻易臣服,所以尽管被干得双腿发颤,仍不失黑帮老大风范地开嘲讽道,“你就就这点水平小兔崽子啊”

    祈轩钳住龙哥的腰,胯部开启马达模式,臀部绷紧啪啪啪地干得又快又狠,龙哥黝黑健壮的身躯随着抽插在办公桌面上前后晃动,龙哥的性器也随着抽送碰触着冰凉的桌壁,却在没有任何触碰的情形下,越来越硬。

    “怎幺样,龙哥,爽不爽。”祈轩学着gv里小攻台词,一边摆动腰部一边摸着龙哥的屁股。

    “呵呵爽你大爷啊你轻轻点”龙哥硬着头皮开了句嘲讽,结果被干得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祈轩看着龙哥结实挺翘的臀部,恨不得化身抖s狠拍几下屁股,但终究小白狼没这个胆量。他只能暗搓搓地捏几下屁股,在龙哥痛骂时,捅得更深更狠,让龙哥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

    祈轩干了四五百下,龙哥的屁股都被他干红了,他怕把龙哥给干坏了,于是伏在龙哥身上,咬着龙哥结实漂亮的背肌,几个大力耸动,硕大的龟头直顶在最深处,终于噗噗噗地射出精液。

    龙哥被精液烫得浑身颤抖,祈轩粗硬的性器也撑得他快感连连,龙哥像是再也忍受不住地低吼着,居然被祈轩操到射精。

    “哈哈哈,龙哥被我操射啦”祈轩感受着骤然紧致的后穴,激动地欢呼起来,然后低下头疯狂地亲吻着龙哥潮湿黝黑的背肤,射精后的性器依旧埋在龙哥温暖湿润的甬道里。

    龙哥被他亲得浑身发烫,坚毅的脸庞难得露出羞涩,他声音沙哑道,“滚出去我要做事了。”

    祈轩一听委屈地撅着嘴,却不得不听话地抽出性器,射过精后仍未变软的硬物依旧高高翘着,虎视眈眈地盯着龙哥的屁股。

    龙哥费力地撑着桌子站起来,粘腻的精液因为重力从穴口涌出顺着大腿流下,看上去异常情色。

    祈轩舔着嘴唇,像只没吃饱的猫,琥珀色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龙哥,又指了指自己还没软下去的阳具,委屈道,“龙哥人家还硬着呢”

    龙哥简直被他气死了,祈轩第一发就干了三十多分钟,直接干得他两腿发软,要是再干下去,不光身体受不了,今天的工作都没法完成。

    “闭嘴,滚蛋”龙哥用凶悍掩盖情绪,结果这货又攀上来,搂着他的腰

    龙哥怒瞪了祈轩一眼,却见他漂亮的脸蛋带着情欲的红晕,凤眼水润光泽,样子简直美到窒息,龙哥情不自禁地受到美色诱惑,不自在道,“额晚上再做吧”

    “啊啊啊啊啊太好了万岁龙哥万岁”祈轩开心地欢呼着,冲过去搂着龙哥就一阵狂吻,什幺鼻子眼睛嘴巴全部被亲了个遍。

    龙哥无奈地被他像泰迪似的舔得满脸口水,心想,果然是红颜祸水啊</P>


如果您喜欢,请把《深渊(高H,三观不正,扭曲)》,方便以后阅读深渊(高H,三观不正,扭曲)番外二,祈轩X龙哥(美攻强受,前剧情后高H,慎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深渊(高H,三观不正,扭曲)番外二,祈轩X龙哥(美攻强受,前剧情后高H,慎入)并对深渊(高H,三观不正,扭曲)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